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> 规划动态> 正文

津公布小升初免试就近入学“路线图”

文章来源:www.czghj.com 发布时间:2019-12-27 点击数:1710 次

  摘要

  2015年艺术专业招生考试近日接近尾声。与往年不同的是,今年的艺考之路变得愈发艰难——教育部出台了对美术考生和音乐考生的文化课分数线要求,部分高校被取消校考资格,实施省级统考。

  2015年艺术专业招生考试近日接近尾声。与往年不同的是,今年的艺考之路变得愈发艰难——教育部出台了对美术考生和音乐考生的文化课分数线要求,部分高校被取消校考资格,实施省级统考……

  教育部艺考政策收紧旨在“改进美育教学,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”。事实上,艺术教育近年来确实呈现出边缘化、极端功利化、同质化三重现象,也导致了学生艺术专业技能增强,审美素养和人文素养却趋于弱化。

  为改变这三重现象,各地教育系统在不断地尝试、探索,社会各界也在为艺术教育更好地发展创造环境,或许在这些尝试、探索里,在社会各界关注的目光中,我们能逐渐找到对策和答案,并发现艺术教育的真谛。

  【问题】

  费用高昂导致边缘化

  “艺术教育的对象是全体人群,每个人都有享受艺术教育、提升审美和人文素养的权利,而现实却是艺术教育成了面向少数人的精英教育。”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副秘书长、中国艺术教育促进会秘书长谷公胜谈到,“当前艺术教育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能否公平,如今城乡、地区间的差别,家庭和家庭间的差别很大,使很多孩子被排斥在艺术教育的大门之外。”

  记者的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现状。在城市,从小让孩子学钢琴、拉小提琴的家庭并不鲜见。“孩子4岁时,我们就给她买了钢琴,并请来老师上门辅导。仅这一项花费,就接近10万元。”成都市龙江路小学(南区)六年级学生吴丛杉的家长告诉记者。

  而在广大农村,一所上千人的高中都不见得有一台钢琴,更不用说那些偏远的乡镇小学了。“我们学校的音乐器材主要是竖笛和手风琴,很多孩子只在课本上见过钢琴的样子。”四川省威远县连界镇中心校音乐教师陈琳说。

  “经费不足是当前艺术教育无法普及的最大制约因素。”四川省陶研会秘书长、成都师范学院教授刘裕权说,“就算校长有心在全体学生中普及优质的艺术教育,但捉襟见肘的办学经费让他无法大量购置钢琴、小提琴、古筝等昂贵的乐器,顶多买一些口琴、萧、笛子等便宜的乐器。”

  【对策】

  师资和经费投入向农村倾斜

  记者走访四川省泸州市部分中小学时发现,课表上的“音乐”“体育”“美术”课一节都没停。

  “让更多学生接受艺术教育,最基本的做法就是开齐开足国家规定课程,不随意挤占音乐、美术等艺术课程。”泸州市教育局局长刘涛介绍说,从2010年起,泸州市就提出开齐课程、开足课时、开好每一门课的“三开”要求,尤其强调要保证音乐、美术课程的课时,让更多学生享受艺术教育的熏陶。

  而在刘裕权看来,改变当前艺术教育只是少数学生享受的“专利”的现状,仅靠某所学校、某个区域的教育部门的力量远远不够。国家必须加大对艺术教育师资、经费和设备的投入,尤其要对农村及偏远山区倾斜。

  “很多边远地区以及众多基础教育学校中的艺术教育,仍然处于十分薄弱的环节,师资欠缺是很重要的原因。”西南大学音乐学院院长郑茂平参加一次论坛时谈到,高校在这方面拥有一定优势,可以发挥引领作用,为其提供支撑。

  他举例说,该校与重庆一所中学建立起艺术教育课堂教学、课外活动和校园文化三位一体的发展机制,帮助中学开足开齐艺术课程、建立艺术社团和兴趣小组、定期举办艺术展演活动,全校师生的艺术教育和涵养都因此获益。

  “艺术教育是全民的教育。高校与基础教育应该加强衔接,经常搞一些‘送艺术下乡’、‘高雅艺术进校园’等活动,让艺术教育更好地接地气,也尽可能让所有学生都沐浴艺术的阳光。”郑茂平说。

  【问题】

  目的性太强过于功利化

  “艺术教育现在变得越来越功利化。不再以涵养性灵、提升素养为目标,而是以考试升级为目的。”谷公胜说,家长送孩子学了某个艺术项目,最后一定要去考个级、拿个证书,以增加将来升学择校的砝码,而学校发展艺术教育或组建艺术社团,也将其作为一种展示教学成果的橱窗,把一些在大型比赛上获奖的学生,作为办学业绩大肆宣扬。

  旅加著名男高音歌唱家、加拿大多伦多音乐学院院长叶曲凌谈到,国内家长对儿童的艺术教育更多是“半强迫性”的。“现在国内许多世界级的音乐巨星都是在家长的强迫教育下产生的。”他说,中国的音乐教育都太功利,一方面,看到一个孩子有潜质,就逼着他学;另一方面,一旦学生进入初中、高中,就因为课程和高考的压力放弃了,学校的音乐、美术等课程也相应减少,甚至消失了。

  75岁的舞蹈艺术家陈爱莲,对当前一些人把艺术教育纯粹当作生意来做的现象痛心疾首。“干什么都围绕赚钱,根本不考虑人类艺术教育真正的目的和功效。”她特别提到一些民办舞蹈学校,收取高昂的学费,还把学生作为“生钱”的工具,学生不能安心学习,到处参加演出赚钱,“何谈人文素养的培养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