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> 办事指南> 正文

海南省探索创建分层加“捆绑”式教师发展共同体

文章来源:www.czghj.com 发布时间:2020-01-19 点击数:1416 次

  摘要

  海南省教育厅师资管理处处长陈振华介绍说,截至2016年底,海南省有中小学教师(含幼儿园)10.6万人,其中有6.6万名教师分布在乡镇,约占中小学教师总数的62.3%。

  前不久,记者在海口市金盘实验学校观摩了一节部编初中历史教材直播课。与其他课堂展示活动不同的是,执教者并非教学经验丰富的名师,而是一位长着稚嫩娃娃脸的女教师陈秋菊。这位刚入职不久的年轻教师,此次在初一(10)班第一次讲授七年级上册12课“汉武帝巩固大一统王朝”。这是“海南省部编教材初中历史课堂直播暨国培综合项目示范校指导活动”的诸多日程之一。除教师授课之外,还有教师本人说课、听课教师评课、专家点评、专题讲座、先进学校分享教师培训经验等内容。

  “公开课不是炫技,而是抛砖引玉,通过真实课堂引导教师成长。真实是我们公开课的基本追求。”海口市教育研究培训院副院长陈素梅说,“会议内容看似非常繁多,其实也正是我们海南培训的一个特点,就是将课堂教学与教师培训相关内容都‘捆绑’起来……”

  针对问题补短板,顶层设计与长远规划

  海南省教育厅师资管理处处长陈振华介绍说,截至2016年底,海南省有中小学教师(含幼儿园)10.6万人,其中有6.6万名教师分布在乡镇,约占中小学教师总数的62.3%。由于历史原因,乡镇教师大多数“先天不足”,比如,有的由民办教师转正,有的以工代教,有的是教师子女顶岗接班的,这部分教师普遍学历较低,知识结构老化,教学观念陈旧,难以适应教育改革发展的需要,严重影响了农村教育质量。

  针对这些问题,着眼长远规划和“垫高底部”是海南省教师培训的出发点之一。近年来,海南省出台了一系列重要教育文件,将教师培训当作提升整体素质、提升教学质量的重要抓手。其中包括《海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强农村中小学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》《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海南省乡村教师支持计划的通知(2015—2020)》等。文件中明确提出,以农村教师为重点,积极发挥国培计划的示范引领、雪中送炭和促进改革作用,以提升教师教学技能为中心,以典型案例为载体,采取顶岗置换研修、集中培训、远程培训及网络研修等多种模式,在保证各类项目覆盖面的前提下,兼顾培训的全员性和针对性。

  教师培训工作真正向农村学校和教学点倾斜。2014年起至2018年的实施周期内,海南省财政每年投入800万元,对全省边远乡村教学点教师进行全员轮训。每年保证培训乡村教师3000名,受到了广大乡村教师的欢迎。

  海南省“好校长、好教师培养工程”自2015年实施以来,已实施了“好校长全员培训计划、卓越校长领航计划、农村校长能力助推计划、好教师人人行动计划、卓越教师成长计划、农村教师素质提升计划、特殊教育教师示范性培训计划”等八个培养计划,建立起骨干校长—优秀校长—名校长的专业发展阶梯,以及骨干教师—学科带头人—特级教师—琼崖名师的教师专业发展阶梯。目前已建立省级卓越校长工作室30个,省级卓越教师工作室50个,培养了中小学省级教师、省级骨干校长100名,省级学科带头人170名,省级骨干教师1100名。一批教师成长为特级教师,在中小学教师队伍中起到了引领示范作用。

  海南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是教师培训相关项目的实施单位之一,海南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丘名实总结说,海南省这一轮国培以三年为一个周期,进行了整体设计安排:以学科为本位,以问题为中心。可以说在三年的摸索创造中形成了三个“一”:一支培训队伍、一套培训模式和生成了一些本地资源。

  “捆绑”与分层:教师既能吃上套餐也能吃上小灶

  海南省教育研究培训院培训部主任黄浪波介绍说,借助国培计划的实施,海南省对市县教研、培训电教等机构进行了整合优化,目前全省除三沙市外,18个市县中,已有14个市县完成了研训机构整合。国培、省培、市培和校本研修四级培训体系已经初步形成。

  海南省教师培训涉及面广、人多,确保培训收到实效是一个大问题。海南省教育研究培训院副院长周积昀指出,在近年的实践中,海南省一直在摸索“捆绑式”和标准化套餐并行的培训模式。捆绑式学习也可以叫作教师专业发展共同体,是基于分层培训、分类指导的教师队伍建设总体构想而采取的一种培训方式。分层即根据教师生涯专业发展生命周期,把教师专业发展构建成新教师、普通教师、骨干教师、学科带头人、特级教师(卓越教师)层级,形成层级化持续向上发展进步阶梯,分类指导。捆绑式或发展共同体就在实践中贯通层级间逻辑联系,通过卓越教师工作室、特级教师工作站、学科带头人学习小组及送教、送训下乡等形式,把不同层级的教师凝聚在共同的思想(理想)下,不同层级的教师在团队中承担不同的角色和任务,在不同的分担中各自成长,共同发展。以此把分散的培训聚焦到一个点上,把分散的个人发展变成更紧密的团队发展,发挥能量场作用,培训更精准,更易结合实践,更好地变“要我学”为“我要学”。送教、送训下乡的标准套餐是捆绑式学习的一种方式,套餐标准为:围绕主题小组磨一节课并送到农村去;课后有一个互动式评课议课、一个微主题讲座。整个套餐围绕一个理论与实践主题,首先是把要做的通过磨课想明白,通过上课把想明白的做出来,并在议课中理清楚,通过微讲座把做出来的再讲明白。这符合从实践中来,从理论到实践,再从实践到理论的两次飞跃的辩证法原理。

  陈素梅补充说,在调查中发现,“国培计划”送教下乡实施一年以来,一些乡村教师教学能力有所提升,特别是在课标解读、教材研读等方面的能力有了一定提高。但根据对海口农村学校课堂教学的深度调研,发现部分农村教师课堂教学行为的变化依然不大,不良教学行为依然存在,一些学校校本研修与培训的模式需要改进。因此,2017年海口市将“国培计划——送教下乡”的课程进行了及时的调整与改进,以满足乡村教师的实际需求。具体而言,在2016年的基础上,2017年以“基于学科核心素养培育的课堂教学设计优化”为研修主题,开展“六大环节”“七项课程”的课程体系,培养教师主动成长的意识,促进“塔式结构”的教师队伍的形成。

  从面到点,以项目为突破口确保培训内容落地

  目前海南省正在实施的三年一个周期的国培项目始于2015年,当时海南省教育厅通过政府采购的方式进行公开招标遴选,中国教师研修网中标,开始协同当地各级教育部门实施“网络研修与能力提升”综合试点项目。该项目共包括美兰、龙华、屯昌、东方、保亭,万宁、澄迈、定安等8个市县(区),名学员。3年累计在线学习学员人次(每年约人次)。

  此项目采用线上、线下相结合的混合研修模式。在项目设计上,立足海南教师发展的实际需求,以递进式规划三年项目,2015年

  培训主题为“基于重难点的教学技能提升”,2016年培训主题为“基于重难点的教研技能提升”,在前两年和各方调研反馈的基础上,2017年培训主题为“基于重难点的教学实践改进”,聚焦学生学习,与课堂教学同步。

  建立县(区)内学科骨干指导团队。自2015年起,该项目在海口市(龙华区、美兰区)、万宁市、东方市、定安县、屯昌县、保亭县、澄迈县共遴选了351名由教研员和骨干教师担任的学科工作坊主持人。通过对坊主分段式集中面授15天、“坊主团队演练小循环”,以及下校指导4天和“示范引领实战大循环”的形式,经过三年的筛选、锤炼、沉淀,不断提升这支队伍的活动组织能力、研修指导能力、学科主持能力和资源加工提炼能力。

  建立学科工作坊。每位坊主带领50名学科教师(坊员),组成学科工作坊。

  参训教师(坊员)在坊主的带领下通过选主题、订计划、学中做、做中改、改中变的模式,线上看一看、做一做,线下坊主带领坊员讲一讲、议一议、秀一秀。

  整合资源,提供线下统筹服务。此试点项目采取线上线下培训相结合模式。为确保培训内容落地,各县(区)教育局及研培中心探索出了一些卓有成效的方法。例如,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的“三级结合”培训模式:县级(面)—学科(线)—学校(点):县级全面部署,将网络研修与全县校本教研相结合制订整体培训方案;以校为单位按学科纵向推进,各学科根据县级总方案,制订适合本学科的培训计划,并组织现场培训与在线研讨;各学校横向落实。根据县级和学科计划方案,各学校制订切合本校实际的培训方案以确保研修内容落地,并促进教师将所学内容与教学有机结合。